福建江夏學院學報

        8 月27 日至28 日,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2015 年年會暨“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理論研討會在青海省西寧市召開。此次年會是在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建設的新勢下,切實貫徹中央提出的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要求的背景下,舉行的一次研討盛會。在年會開幕式上,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中國審判理論研究會會長沈德詠作了題為“統一司法審判標準推進嚴格公正司法”的重要講話和學術發言。本次年會在“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總議題下,共收到論文1100 多篇。會議期間除主旨演講外,170 余位與會專家和法院代表圍繞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司法職權配置、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程序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證據制度完善三個分議題,以專題發言、論文交流、自由討論和專家點評等形式,圍繞當前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特別是涉及司法改革的基礎性和方向性問題,進行了研討,取得了不少共識,發揮了實務部門和理論界相結合的優勢,凸顯了中國審判理論研究的諸多成效。為此,本報就研討會中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等熱議話題,為讀者梳理如下精要。

          統一司法審判標準推進嚴格公正司法

          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在開幕式上的重要講話和學術發言中指出,各級人民法院要切實貫徹中央提出的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要求,統一司法審判標準,發揮審判程序應有的制約、把關作用,促使偵查、審查起訴嚴格依法規范進行,適應法庭審判要求,破解妨礙司法公正的突出問題,堅守防范冤假錯案底線。他認為,嚴格公正司法的核心,在于統一司法審判標準,嚴格按照法定程序辦案,將法律規定不折不扣地落實到位。雖然刑事訴訟法和“兩個證據規定”規定了各類證據的采納標準,但在司法實踐中,經常出現非法取證或者取證不規范等問題,導致一些證據材料喪失證據能力。為嚴格落實證據裁判原則,避免不具有證據能力的材料進入法庭,有必要研究改變傳統的證據審查方式,區分證據能力和證明力兩個層次的問題,嚴格執行法定的證據采納標準,依法排除不具有證據能力的材料,引導和督促辦案人員依法規范收集證據。他指出,推進訴訟制度改革要把握四個統一,嚴格落實四個原則。一是統一證據采納標準,嚴格落實證據裁判原則,嚴格排除采用非法方法收集的證據,嚴格排除不符合法律規范要求的證據,嚴格執行法律明確規定的證據采納規則;二是統一程序適用標準,嚴格落實繁簡分流原則,注重發揮庭前準備程序的分流功能,堅持按照法律要求適用簡易程序,科學區分普通程序中的定罪量刑程序;三是統一庭審規程標準,嚴格落實直接言詞則,嚴格規范舉證質證程序,嚴格規范法庭辯論程序,嚴格規范法庭認證程序;四是統一案件裁判標準,嚴格落實疑罪從無原則,牢固樹立疑罪從無等司法理念,嚴格執行法定證明標準,規范庭審環節撤回起訴的裁判程序。他要求,統一司法審判標準、推進嚴格公正司法需要進一步加強審判理論研究,積極推進改革,更新司法理念,改進司法方式,優化職權配置,重構訴訟程序,逐步形成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格局,建立更加符合司法規律的刑事訴訟制度,努力實現“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的目標。

          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基礎性問題

          有專家認為,獨立審判是實現審判中心主義的前提。審判中心主義的要義是使庭審活動的作用由形式走向實質,消除審判活動走過場和審者不判、判者不審的弊端。實現這一目標的根本前提是確保審判活動的獨立性。我國憲法第一百二十六條明確規定了法院審判權的獨立性。但是,以打擊犯罪為中心的訴訟理念,偵查、公訴機關的強勢地位,各種公權力的層層干預,使得審判機關經常處于左右為難、無所適從的尷尬境地。這也是審判中心地位在我國長期無法實現,甚至不被認可的深層原因。因此,審判中心主義的實現須以獨立審判為前提。

          有代表認為,推進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新格局,涉及觀念的轉變和職權的優化。一是牢固樹立現代刑事司法理念。必須進一步加強對社會主義法治理念和刑事法律政策的學習,始終堅持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相統一,堅決貫徹落實罪刑法定、罪刑相適應、疑罪從無、無罪推定等現代司法理念。二是切實突出庭審中心地位。庭審的實質化是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新格局的核心。三是全面落實證據裁判原則。要牢固樹立證據意識,嚴格遵守證據規則,始終堅持全面客觀審查證據與堅決依法排除非法證據并重。四是健全完善證人出庭制度。必須遵照黨的四中全會《決定》中提出的“完善證人、鑒定人出庭制度”的要求,進一步修改法律和司法解釋,從制度上規制證人出庭,大力提高證人出庭率。五是不斷深化司法公開工作。必須嚴格落實公開審判制度,大力推進“互聯網+”時代下司法公開等司法服務新模式,使司法公開成為刑事審判工作的新常態。

          有專家提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需要把握三個關鍵環節。一是要突出庭審中心地位。以審判為中心,關鍵在于以庭審為中心。應通過法庭審判的程序公正,實現案件裁判的實體公正。二是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只有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才能使法

          院所確定的法律事實符合客觀事實,所作出的裁決具有說服力和權威性。三是確立科學合理的訴訟架構。以審判為中心并不是以法院為中心,而是強調公檢法三機關的辦案活動都要圍繞法庭審判進行。同時,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也要樹立正確理念,避免兩個誤區。一是以審判為中心不應片面理解為以法院為中心,以法官為中心,以審判職權為中心。庭審活動并不是單一主體的單方訴訟行為,而是所有訴訟法律關系主體集合性的訴訟活動。庭審活動中,盡管法官是庭審活動的組織者,但是以審判為中心并不是僅僅強調發揮法官在庭審中

          的主動指揮作用,而是強化控辯雙方的平等性和對抗性。二是以審判為中心是指在整個刑事訴訟階段中發揮好審判權最終判斷的功能,維護其終局地位,樹立審判權威,不是要徹底改變我國刑事訴訟結構模式,也不是要重新定位公檢法三機關的關系。起訴服從于審判,對于加強社會主義法治、保證準確有效執行法律、維護公民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

          有專家認為,以審判為中心的改革有必要從規律、規則、規制三方面著手努力建構。“規律”是指以審判為中心本是司法規律的題中之意,但是各機關對此尚未達成高度共識、尚未成為公檢法各部門的自覺意識與行動,在此背景下的一切制度設計都應當努力探尋與遵循司法規律。“規則”是指要用刑事司法標準、庭審規則等將以審判為中心的具體要求相對固定下來。“規制”需要相關部門和人員在觀念、制度上誠心投入。只有積極規制,才可能使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遵循司法規律、遵守相應的規則、發揮應有的作用。

          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司法職權配置

          有專家認為,在司法實踐中,尤其是在基層,檢法關系存在以下三個問題,需要在司法改革過程中予以調整。一是“偵查中心主義”的訴訟構造制約檢法關系。審判中心主義視野下,案件事實、證據和有罪無罪都應當按照法院的標準、在法庭審判中由法官審查和認定。因此,偵查和審查起訴都要根據法庭對案件事實和證據的要求進行。二是檢法關系中的“潛規則”掣肘審判中心主義的落實。在司法實踐中,檢法關系的“潛規則”使得刑事訴訟法所規定的制度難以落實,比如法院退查(退卷)問題、極低的無罪判決率和抗訴率。在司法體制改革過程中,應有針對性地調整政策和司法行政管理方式,充分發揮無罪判決和抗訴兩項制度的作用,盤活相關的程序規則,使檢法關系回歸正常狀態。三是不科學的考核指標體系扭曲了檢法關系。例如有抗訴則檢察院加分,相反法院因抗訴而扣分;無罪判決雖然法院不加分,但卻成為檢察院的“不能承受之重”。為此,要研究不合理的考核指標所導致的問題及其破解方案,對考核指標進行評估,大力清理考核指標,該取消的堅決取消。

          有代表認為,刑事訴訟中,審判為中心制度的建設不僅是人民法院的任務,也是公安、檢察、立案等部門共同的任務。首先,以審判為中心不僅是一種制度,更是一種理念,通過它的作用解決司法公信力低的問題。以審判為中心不能簡單地理解為以法院為中心,不能以部門職能為考慮。公檢法三機關要樹立以審判為中心的共同訴訟理念。其次,完善以審判為中心的架構問題的難點在于公檢法三機關的有機配合,分工制約。各部門要嚴格重視,制定案件標準,明確職責,確保案件質量。偵查機關要嚴格引導偵查人員正確面對案件質疑,提高辦案水平。再次,以審判為中心給法院帶來的最大問題是偵查、起訴、審判三者標準的統一。此外,公檢法三機關考核制度的完善和重建也是以審判為中心的重要內容之一。

          有代表認為,此次改革是對公檢法在刑事訴訟中互相配合、互相制約的創新,也是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重要舉措。過去的刑事訴訟以偵查為中心,偵查在刑事訴訟中居于主導地位。法庭審理完全是圍繞偵查機關收集的書面證據材料展開的,辯護律師難以質證。因此,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確有必要。以審判為中心是對偵查結果的監審,能夠有效提升庭審質量,落實審判對偵查行為的監督和制約。此外,強調發揮好審判權最終判斷功能,并不是否定刑事訴訟模式,而是強調偵查服從起訴,起訴服從審判。

          有代表提出,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公檢法三機關分工制約關系,應當對公檢法三機關的刑事司法職權進行重新配置。首先,應改變“偵查中心主義”,明確法院的中立審判地位,法院不得對公訴機關未指控的事實審理,嚴格限制法官在法庭外進行查證、補正,劃清審判權與公訴權的界限。其次,應建立司法令狀制度,要求偵查機關采取涉及人身權利的處分措施時,必須事先或事后接受司法機關的審查,取得司法機關頒發的令狀,以改變流水作業式的刑事訴訟構造。再次,調整檢察機關法律監督權,將監督的重點置于偵查監督,強化檢察機關的當事人地位。最后,應改變扭曲刑事司法權的管理制度,確保偵查、起訴、審判三權良性運行。

          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與證據制度的完善

          有代表指出,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其根本目的是使各辦案部門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確保案件質量,有效避免冤錯案件的發生。因此,要實現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程序重構,形成審判對偵查、公訴活動的有效制約。要確保無罪的人不受追究,就必須堅定不移地打牢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這一基石。首先,完善刑事訴訟證據制度是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的關鍵點。在刑事訴訟中,從立案、偵查、起訴到審判,全部訴訟活動都是圍繞著證據展開和推進的??梢哉f,守住“嚴格證據標準”這個關鍵點,就抓住了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牛鼻子”,就能推動刑事司法活動的整體質量和水平的全面提升。其次,從刑事審判實踐看,在執行刑事證據制度方面,主要存在兩方面的突出問題:一是證據基礎工作薄弱的情況較為普遍;二是在非法證據排除問題上三機關認識不統一。最后,可以從以下五個方面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完善。一是強化證據意識,突出證據在訴訟中的基石地位;二是依法客觀全面收集證據,堅決守住防范冤假錯案的底線;三是嚴格證據裁判標準,以審判證據的終局性引領訴訟證據收集行為的合法性、規范性;四是正確處理偵查、起訴、審判三者之間的關系,切實發揮三機關在證據上的制約作用;五是以完善的證據制度及有效實施,不斷提升司法公信力。

          有專家認為,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是對非法取得的供述和非法搜查、扣押取得的證據,予以排除的統稱。在具體落實中,要著重處理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第一,要充分保障訴訟階段辯護權。為了確保被告人依法行使自己的訴訟權利,人民法院應當在送達起訴書副本的同時,告知被告人享有該項權利,并明確要求被告人及其辯護人,排除非法證據的申請應當在開庭審理前提出。第二,偵查階段非法證據的排除。實踐中,偵查機關在判斷哪些案件可能判處無期徒刑、死刑或者屬于重大犯罪案件時,可能出現偏差,因此,即使有些案件中偵查機關未能對訊問過程進行錄音或者錄像,如果偵查機關能夠對此作出合理的解釋,法院也不宜以審判階段案件可能判處的刑罰,評估偵查機關最初的做法是否合法。第三,審查起訴階段非法證據的排除。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后,如果被告人或者辯護人對證據的合法性有異議,應當移送與證據合法性有關的證明材料。第四,審判階段對證據合法性的調查程序。在證據合法性調查程序的啟動環節,法庭要依法履行審查職責,不能輕易啟動該程序。對非法證據排除的申請并非一律先行當庭調查。實踐中,上述規定主要適用于多名被告人提出非法證據排除申請的案件。有必要在法庭調查結束前一并對各被告人提出的申請進行審查、調查。第五,審判階段非法證據的排除程序。非法證據排除涉及的是證據資格問題,只有當庭作出處理后,才能決定是否對特定的證據進行宣讀、質證。因此,無論法庭是否決定啟動專門的調查程序,以及啟動調查程序后最終是否排除特定的證據,都應當庭作出處理,不能在庭后再作處理。

          有專家認為,我國目前三大訴訟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中有關證據制度的規定,除缺乏理論體系之外,還有一些違背證據法原理的錯誤,成為證據裁判操作的制度性障礙。這些錯誤不消除,證據裁判、審判中心都只能停留在紙面。具體而言,在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中,證據制度主要存在以下五個突出問題:第一,質證規則的虛化。第二,證人出庭作證規則的虛設。第三,迷信直接證據是法定證據主義的復辟。第四,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實施中存在的問題。第五,被告人親屬庭外取證等。有代表指出,非法證據排除在實踐中存在的問題主要有:第一,程序啟動難。實踐中由于被告人一方一般被羈押,處于弱勢地位,因此提供涉嫌非法取證的人員、時間、地點、方式、內容等相關線索或者證據十分困難。第二,證明難。公訴人一方舉證缺乏合理性和說服力,無法進行實質性調查,導致庭審調查

          形式化。由于公訴人員并不直接參與偵查活動,自然難以履行證明之責。第三,辯護難。實踐中律師取證的手段有限,或者權利不能充分行使,難以提出強有力的辯護理由和排除非法證據的證據,律師的作用難以得到充分發揮。第四,配合難。偵查、公訴機關認為非法證據

          的排除意味著審判部門的不配合,不信任。因此,三機關之間相互配合的機制難以有效發揮。第五,裁判難。庭審的調查程序過于形式化,無法進行深入地實質性調查,導致法官在非法證據認定上的困難。此外,對于完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提出若干建議:一是進一步明確非法證據排除的范圍;二是進一步完善非法證據排除的相關程序;三是進一步擴大訊問過程錄音錄像的案件范圍;四是證明力確定要有最低限度規則;五是心證形成過程應當程序化;六是建立程序裁判機制。

          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的程序構建

          有專家認為,構建科學的審級制度,需要堅持系統化、體系化思維,積極推動以下六個方面的改革。一是關于法院的設置,探索司法區與行政區的分離制度,探索完善專門法院體系。二是關于終審審級制度,實行四級三審終身制,取消審判監督程序。三是明確不同層級法院的不同職能,避免四級法院案件性質同質化、審判方式同質化、職能作用同質化。四是區分審判、執行、人事、司法政務等方面,使上下級法院之間的關系更加科學合理。五是適應陪審制度改革,實現事實審與法律審相分離。六是突出審判中心主義,實現審判管理權、審判監督權的服務性、保障性功能轉變。

          有專家指出,提升司法公信需要以司法公正為基礎,但司法公正并不必然會帶來司法公信的提升,因此在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過程中,不僅要確保司法公正和司法廉潔,還要注重如何徹底消除當事人的合理懷疑,不斷增強當事人和人民群眾對司法公正的認同。為此,提出建立“兩段式、不間斷”的審判模式。其中,“兩段式”是指將從立案到宣判的案件審理流程劃分為兩個階段。從立案到分案前,為第一階段即分案前準備階段,由傳統的“先分案再準備”變為“先準備再分案”;分案至宣判為第二階段,也就是案件審理階段。審判輔助人員專門負責審理前準備工作,不介入案件審理;法官專司判斷權、裁量權,不介入分案前準備。分案后、開庭前,法官和輔助人員要通過庭前準備會議進行案件信息的充分對接。“不間斷”是指以即時隨機分案為起點,分案、庭前準備會議、開庭審理、合議、宣判等各個環節即時對接、不間斷進行。

          有代表認為,從民事訴訟視角看,以審判為中心的實現路徑具體包括以下三個方面:一是中國傳統法律文化

          的現代化。對于傳統法律文化中適應社會發展需要的優秀傳統,要加以繼承和發揚。同時,對于其中不適應現代化法制發展要求的傳統,也要加以改造。二是審前程序的建立。主要包括以下內容:第一,審前程序定位的轉變;第二,建立強制答辯制度;第三,舉證時限制度的完善;第四,法官釋明權的完善。此外,庭前程序還應在構建

          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方面,發揮其應用的作用。三是法官養成機制的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目標的實現,離不開法官作用的發揮。而法官發揮作用的領域,除了運用其法律知識解決糾紛外,還需要法官樹立現代化的訴訟觀念、擁有良好的人品和職業道德素養。此外,“四五改革綱要”提出的“要發揮庭審質證、認證在認定案件事實中的核心作用。嚴格高度蓋然性原則的適用標準,進一步明確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權的條件和范圍。一切證據必須經過庭審質證后才能作為裁判的依據,當事人雙方爭議較大的重要證據都必須在裁判文書中闡明采納與否的理由”,為構建以審判為中心的民事訴訟制度提供了有力的依據和保障

          其他相關的司法改革問題

          有專家對司法改革的基礎性問題發表了自己的觀點。一是要把握這次司法改革的重點問題。這一輪改革針對的核心問題就是如何確保公正司法、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不公的深層次原因在于體制不完善和人權保證制度不完善,這一次改革必須落實到增強每一位法官的司法能力上來。因此,員額制并不是重中之重。司法責任制改革是以審判權為中心,以審判監督權為保障的運行體系,多數案件都需要由合議庭審理。二是司法體制改革要系統推進,中期階段是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落腳點則在于以審判為中心的管理體制改革。三是探索和遵循司法規律。專家認為,司法規律就是公正觀。四是這次改革是對內部權力和利益格局的調整,要增強司法改革的使命感。對于如何由裁判者負責的司法改革問題,有專家提出了五點建議。一是嚴格限定錯案的認定標準和范圍。錯案責任追究的對象主要是冤案和假案,對其他類型的錯案應當嚴格限定認定標準和范圍,應以承辦法官存在主觀上的“故意和重大過失”為必要條件。二是明確錯案責任追究的認定主體。建議由法官、檢察官、法學專家、仲裁員、立法工作者、律師、公證員、執法監督員、人民監督員等法律職業共同體成員組成錯案責任認定委員會認定錯案,并按照嚴格限定錯案責任標準認定法官責任。三是明確錯案責任追究的啟動條件?,F實可行的選擇是根據法官的具體外在行為,評價其是否已喪失作為法官所必備的公信力、公正性,并以此為標準追究法官的責任。“錯案”的結果只是啟動這種責任追究的必要前提,并不是充分條件。四是在法官法或全國人大的立法解釋中規定法官責任豁免制度。對法官責任的追究應堅持“法律有明文規定”的原則,建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法官法作進一步解釋或補充規定。五是設立專門的法官遴選和懲戒委員會,專門負責法官的遴選及法官責任追究工作。

          有專家認為,完善司法責任制改革,重在構建科學的審判權力運行機制,健全這樣一種內生的保障司法公正的審判機制,既保障審判權的獨立行使,又加強對審判權更好的服務、科學的管理和必要的監督,有效防止其孤立行使,實現人民法院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的憲法要求。目前絕大部分法院存在著以下突出問題:首先,審判組織結構具有濃厚的行政科層色彩。審判實踐中,突出表現為院庭長對案件辦理權的分配和裁決權的審批把關,即針對個案的自下而上的層層匯報和自上而下的層層審批。改革需要將作為案件審判而隨機組成的審判組織與固定化的審判主體二者權限區別開來,并明確界定其審判責任,切實加強改進獨任庭、合議庭、審判委員會等審判組織形式。其次,審判權主體間的權責不清。實踐中表現為:獨任庭辦理案件的范圍不明;合議庭內部成員間的審判權屬不清;以及審者不判、判者不審的判審分離等。第三,法官管理的行政化而非職業化。其與前兩個問題相互作用,嚴重影響法官的職業化進程。實踐表明,完善司法責任制改革過程,就是倒逼法院和法官提高司法為民公正司法水平、提高司法公信力的過程。

          有專家認為,訴訟制度改革追求的目的是公正判決,這要靠判決書記載和反映出來。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主要是從判決書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既然訴訟制度改革體現審判為中心,那么判決書也要進行改革,讓判決書經得起實踐和歷史的檢驗。任何判決大家應當都可以進行評判。以審判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對判決書提出了“三個全面”的要求:一是在訴訟中全面反映訴辯雙方的主張和證據??剞q雙方的地位應當是平等的,即使有一方是公訴機關,也不應超越另一方的地位,法院要聽取控辯雙方的觀點,尤其是弱勢一方的觀點和證據。判決書全面客觀反映各方觀點和證據,這是保障權利的最基本要求。二是法官要全面闡述事實和依據,要聚焦雙方的爭議點。這是法官關注的重點,要回應合理的訴訟主張和理由,也要回應不合理的訴訟主張和理由。如果支持觀點的證據有問題,要做出相應的回應。好的判決書要讓訴辯雙方口服心服,這是實體正義對判決書提出的要求。三是全面記錄法院依法受理和審理的過程。只有程序的公正才能保障判決書的公正。

          文/黃斌 楊奕

        • 來源:中國法學會網站

          http://www.chinalaw.org.cn/Column/Column_View.aspx?ColumnID=83&InfoID=16597

        上一篇:中國法學會所屬研究會2015年年會信息匯總

        下一篇: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2015年年會邀請函



        大众彩票